斯坦福桥不相信口水

从离罗马奥林匹克球场两分钟的距离到跌入地狱,切尔西几乎唾手可得的决赛门票告吹了。巴萨全场唯一一次射中门框范围,就让貌似刚强的蓝军栽在了斯坦福桥,以至于赛后球员、教练都顾不上英国的绅士风度,对着镜头吐出 …

每当变幻时

很难用一个词来界定这样的答案,最近又在忙啊?每天都要回答很多遍这样的问题,给别人也给自己。哪怕告诫自己要正视生活,那样的情绪也会跳出来弥漫在周围的空气,渗透进身体。 那天夜里从老板家里出来的时候,沿着 …

没有喧嚣的孤独

捷克作家赫拉巴尔(Hrabal)的《过于喧嚣的孤独》(Too Loud A Solitude)中,主角是个白色恐怖年代处理废纸的工人,三十五年来每天要压毁切碎无数经典书籍文献,外表肮脏的他竟然在这数十 …

鞋不压正

新年伊始,总理的环法行程一路顺风顺水,却在末了发表演讲之时被“鞋次里”杀出来的小愤青撞了下腰。以前只会出现在山姆大叔身上的抗议方式,今天也落到了我们的头上。领导人在剑桥演讲,原本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这 …

失恋的犀牛,吹散的季风,以及褪色的青文

据说捷克作家赫拉巴尔有个《过于喧嚣的孤独》,主角是个处理废纸的工人,三十五年来每天要压毁无数书籍文献,外表肮脏的他竟然在这三十五年里饱览群书,遍读遭到极权政府禁制的经典,成了一个学问极大的人。他最后的 …

被雨困住的城市

陆陆续续到了出梅的时节,暴风雨横扫了几天后,又是艳阳高照,午后的阵雨,还有下班公车窗外的彩虹。 毕业就像一个慢性病。很多人跟我讲他们轰轰烈烈泪流满面的毕业聚散,吃饭喝酒,然后歌唱到天明。每天回到那个狼 …

你带走的粉窗帘如今飘在谁窗前

每天都去游泳,即使是下大雨的日子里。在水里浮了沉,沉了符,可以消耗掉我所有的戒心,然后投入进去。 如果说人可以愈游愈远,许多原以为早已被淹没的事情纷至沓来,就像回忆是一种症状,而感伤则是终身治不愈的一 …

芙蓉国里唱歌人

一 怀缅过去常陶醉 一半乐事 一半令人流泪 梦如人生试问谁能料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华去四季暗中追随 顽石他朝成翡翠 常见明月挂天边 每当变幻时 便知时光去 最近我经常跟人提起我常会在梦里回忆起很多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