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不相逢

春分一过,出太阳的次数多了不少,山顶的雪也化了。周末去爬Pentland。 我在山顶倒腾我的6×6,身后有一老头冲我喊,你这机器的快门声真好听。他停下俩聊了两句,又往前面的山头去了。不料下山 …

文翠珊,你赢了。

晚上的时候收到英国内政部发来的邮件,是对我们之前请愿要求的回复。虽然是预料之中的官式套话,看完还是异常郁闷。 事情的起源是卡梅伦成功连任之后进一步收紧了移民和签证政策,内阁中以内政大臣文翠珊(Ther …

客从何处来

在这个什么都流行“微”的年代,对我而言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时不时想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却很难写下来。写成微博又太长,攒成博客文章又太短,来来去去,不了了之。像是一个写歌的人,脑子里老能一闪而过出来段动 …

秋分

三月的烟雨和九月的秋风,恐怕是一年中最矫情的两个月份。原本打算拿“九月”做标题,临了才发现自己两年前同样时间写了一篇同样在咿呀哈哼的文章,若是旧事重提确实有点臭不要脸,索性换一个。 人一旦进入写论文的 …

有关于苏格兰独立的一切

一 伦敦真的急了。 上周末女王在苏格兰高地巴尔莫勒尔堡自己的家里消暑,顺道叫上了首相卡梅伦一起吃早餐。 “你看了星期日泰晤士报吗?”女王问。 “确实看了。唉,Joan Rivers真是英年早逝啊,不是 …

德波顿

一 在《机场里的小旅行》这本小册子里,阿兰·德波顿和伦敦希思罗T5的值班牧师有段很有意思的对话。作为神职人员他们会在候机楼里穿梭值班,穿上英国工作人员很常见的带有反光条的黄色背心,衣服上印有“Airp …

只走流量不走心

这年头网络泛滥,被用俗用烂的词汇数不胜数,“走心”就是又一个阵亡者。 流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从家里到办公室,wifi与3G无缝连接,简直就是如厕之时失眠之后的最佳伴侣。呆在某个角落,拇指轻轻一划,即可 …

九月

北风就从今夜开始吹起 我的心灯火闪忽明忽暗 怎么说起又怎能说清这漫长迷茫的夏季 当那聚会要散去时 该谁远行 谁不醒   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要求每周都要上交随笔,我特自以为是地在本子的封面上抄 …

有关于野史的对话

撞见这位穿成福尔摩斯一样的家伙的时候,我正在酒足饭饱搭车回家的路上。在这个孕育了柯南道尔和J.K.罗琳的城市里,也是见怪不怪的。他招拢来一群应是掏了钱的外国游客在他周围,很夸张地弯下腰,用拐杖敲打着R …

在荒岛遇见狄更斯

一 上个月去了趟西边的天空岛。去之前我在看新西兰作家Lloyd Jones的小说《Mister Pip》。此书入选过布克奖的大名单,大陆的译本叫《皮普先生》,而台湾则取了个非常文艺腔的名字,叫《在荒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