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不相逢

posted in 日常

何处不相逢

春分一过,出太阳的次数多了不少,山顶的雪也化了。周末去爬Pentland。

我在山顶倒腾我的6×6,身后有一老头冲我喊,你这机器的快门声真好听。他停下俩聊了两句,又往前面的山头去了。不料下山的路上,居然又碰到了他,一路结伴往下走。

话题还是从胶片开始的。他叫菲尔,跟我说年轻的时候也很喜欢背着相机到处跑,拍来拍去。后来工作慢慢忙起来,只保留了爬山这个爱好。我说其实我今天还挺后悔的,扛上山来别提多费劲了。按快门的时候心里负担也很重,按一下50p,每次都得好好想想。他哈哈一笑。

像遇到的每个本地人一样,聊到为什么来苏格兰。我告诉他我在爱大念书,他跟我说他也是学生,刚刚PhD毕业。这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兴趣。

我估摸菲尔大概五十出头。他年轻的时候学的是微电子,入行时遇上九十年代英国那一拨私有化浪潮,在芯片公司干了十来年便已经很不景气。后来他转去统计学念了个硕士,在城里的Napier大学谋了份教书的差事,一直做到退休。退休之后在南面的拉夫堡大学念了个土木工程的博士,上个月刚刚答辩。

于是在这荒山顶发生了两个土木PhD的历史性相遇。我对他说,遇到你绝对是我的吉兆,我都感觉到毕业在向我招手了。

土木僧的行业话题,少不了福斯湾在建的跨海大桥,以及咱东半球那边每况愈下的基建行业。他主动跟我聊及每次辞职转行的心路历程,和找工作的秘诀。我心生佩服,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那从头再来的勇气与坚持来自何处。

回城的路上蹭他的车。谈话又自然而然转到了每个在海外的华人都会遇到的必答题:城里面的中餐馆哪家最地道最好吃?为啥给老中老外分别有两张菜单?选答题是毛、习,以及萨蒙德和川普。男人之间也少不了互相吹嘘,比如骑行过的乡村线路与跑过的马拉松。

一路上他念叨的最多的便是,爱丁堡真小,这世界真小,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钟会遇见谁。这感觉,就好像捧着胶卷去冲印店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