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野史的对话

posted in 日常

有关于野史的对话

撞见这位穿成福尔摩斯一样的家伙的时候,我正在酒足饭饱搭车回家的路上。在这个孕育了柯南道尔和J.K.罗琳的城市里,也是见怪不怪的。他招拢来一群应是掏了钱的外国游客在他周围,很夸张地弯下腰,用拐杖敲打着Royal Mile上石板路沿里镶嵌的金属地标。

“看见了吗?这就是以前绞刑处决死刑犯的地方。”围观的人都连连点头。

我噗哧一笑,心想这家伙还真能忽悠人。

旁边的苏格兰老头明显也不买他的帐,自己小声嘀咕什么。

我接着朝公车站走,背后传来老头很大的声音,“你信那家伙吗?”

“估计很难。”我转过身去:“你知道,人家是为了赚钱嘛”。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们从城堡以前也当过监狱关过犯人,分析到市政厅门口砍人头也不太符合逻辑,再讨论到一旁教区主教堂里的红衣主教也不太可能让人随便玷污他那神圣的广场……直到那位年轻导游带着众人离得越来越近,我们只好压低了声音,互相道别。

等车的无聊当口,我掏出相机,拍下了这位导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