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辦公室,無法停止寫詩。

posted in 日常

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辦公室,無法停止寫詩。

昨饮长岛茶

安睡亦人留

昼夜苦短长

何不秉烛游

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
在炎熱與抑鬱的辦公室,無法停止寫詩。

是最後一群缺乏社交技巧的詩人,是演奏家、思想家,是迷失在森林裏的旅人。
在同樣不仁慈的善良與邪惡之間,與潮人抗衡。

喝著涼茶聽著音樂,大口大口地把煙噴到天上,日出日落。

1 comment

  1. 其實,默契不能當飯吃。
    我曾以為默契很重要;現在也一直以為她重要。但似乎生活在告訴我們,有比她更重要的東西。
    跟我有相同氣場的人,我很喜歡,我愿意接近,與他們遊樂。但我們卻從來、也大概永遠,都無法真正親密到像戀人一樣,所以終有一天我們要分開,去跟一個沒有聽說過John Denver的人,沒有看過希區柯克的人,共同承擔起柴米油鹽的瑣事。
    很高興能擁有我們的這些默契,一樣的頻率——在我們還年輕覺得青春依舊在發揮餘熱的時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