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走流量不走心

posted in 日常

只走流量不走心

这年头网络泛滥,被用俗用烂的词汇数不胜数,“走心”就是又一个阵亡者。

流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从家里到办公室,wifi与3G无缝连接,简直就是如厕之时失眠之后的最佳伴侣。呆在某个角落,拇指轻轻一划,即可观察他人的生活。他们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同样他们也那么观察着我。即便天各一方,素不相识,也能知晓对方的生活轨迹,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毫无兴趣可言。直到中毒太深,有事掏出手机,手指却不听指挥来个固定动作,几番刷屏。如是这般十分钟过去,当初想干啥早就忘了。

譬如等公交的时候,不掏出手机简直就没法活下去。楼下便利店门口的车站是进城的必经之路,不时来人排队,有个老太太站在我后面。她突然跟我搭话,说她儿子买下了便利店隔壁的那间房子。

说是房子其实是个三室两厅的一层别墅,之前废弃了几十年的城铁候车室改建的。她看上去很想听听别人的参谋,我便问她方不方便告诉我大概多少钱。

她说了个数,在我们这一区并不便宜,放在在城里也算中上水平。凑巧她逮到了一个又住在附近又是学土木的人,于是我们从泊车位置聊到石墙立面,直到公交进站这个谈话都在以一种喋喋不休的趋势进行着。我要是她,上车后第一件事情便是打电话给儿子告诉他咱们做了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

还有一回我从超市出来等车回家,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站台里有个师奶冲我示意,让我摘下耳机。

“我看到你刚刚在超市的游戏机夹娃娃来着,我也去试了。你花了多少钱?”

“就花了50p,第二次夹中半路又掉下来了。”

“是啊,我就是看到你夹的那个娃娃已经卡在那个出口,眼看就要掉下来了。结果我花了两镑钱都没夹起来。”

她看起来很想知道玩这个是不是有什么技巧之类的,或者她还耿耿于怀刚才浪费了那么好的机会。我没好意思告诉她那是我心血来潮从娘胎里出来第一次投币夹娃娃。

微博微信里的流行都是一阵一阵的,比如之前有人晒手工作品,这不就是小学的手工劳作嘛。那时候我还住在医院家属区里,从病房里拿回来输液后废弃的透明塑料管,清洗干净,折叠一番,弄成一条水晶透明的小鱼。那个蓝色的调节点滴速度的小滚轮,就别在头部充当鱼眼。若不是有人提起,果真都忘记了。那个时候游戏币两毛一个,网吧还没出现,班上的毛孩子会敲家门把我从晚饭桌上拖出去放风筝。无忧无虑,与世隔绝,以为世界永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