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建筑小考

posted in 设计

商业建筑小考

沪上的商业地产发展至今不过数年历史,而我们已经领略到了极为多样的商业建筑风格。商业建筑的设计,一是从商业利益角度的诉求,而作为城市发展与更新,社区亦对具体建筑是一种制约,这种双重利益的博弈最终导致商业建筑的结果。

JPR主导设计的上海西郊百联,在动线的设计上确实颇有思考。一条弯曲内街连接南北两个入口,两端布置主力店的同时沿街当中仅由小型餐饮和流动零售连接,将人流向内压。楼层内两条环状动线,加上屋顶停车的引入,合理的竖向引导,为购物中心内的商铺提供了足够的人流。作为首个开放式社区mall,中心广场的景观喷泉、路演舞台等同样也攒聚了不少人气。内街与街区的肌理相融,人流自然被带入,并且可以形成稳定的来源。同样的开放式理念也被运用在了北京的蓝色港湾,但北方的风沙与低温还是让这样开放社区的效果打了折扣。

另一个在动线上颇为有新意的例子是新天地。且不论类似利用历史建筑作为商业载体的策划和设计是否优劣,但凭借上海本地石库门建筑本身形成的里弄,合适的宽度和高度,倒也是一种不错的步行系统。原来里弄存在的小巷形成一条简单的主动线来贯穿整个一期的商业区,同时也有分支的次动线来引导人流。而次动线均为单向设计,商铺较为冷清,反而暗含烘托了新天地里低调的小资情调,也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与常见的购物中心不同,新天地不需要利用熙熙攘攘的人流来攒聚人气,反而这种平静优雅的商业环境让人眼前惊艳。同样新天地算不上纯正的购物商业区,其商业形态说穿了还是传统的商业布局形态的复原。这种有别于现代的多种业态的综合布局,也与新天地休闲消费的定位是吻合的。

作为动线的延伸,城市中的街道原本就是生活的媒介,只是现实生活里逐渐被机动交通取代。在大型商业建筑中,人流动线到边界扩大为尺度适宜的逗留场所。笔者对港汇广场后面的小后街印象很深,咖啡小座、简洁绿化,明朗的街道美学。美中不足的是改造后将餐馆迁到了楼上,而楼上的餐馆布置类同于上海各大购物中心:满眼都是排队的食客,空间比例失调,缺乏任何可以消遣的室内或者室外景观。乍一眼看去,除了人便是满堂的桌椅,毫无观感可言,更难提食欲。

同样是新兴的商业区,对于五角场万达商业中心笔者却颇有些理不清头绪。虽然也采用了内街的设计,但路幅过宽,稍显乏味且直通通的没有变化。周围几个单体建筑布局极类80年代的国营百货商店,凌乱而没有层次感,内街沿街铺面招商不理想也印证了这一点。可取之处在于巧妙地利用了五角场交通的人行地下通道整合成了地下商业街连接散布的几家商场,人流也较地面内街上更为密集。比起早开发很多年的正大广场和徐家汇,五角场商圈反而从动线设计和业态布局上要零乱了很多,万达广场的立面布置可让人眼前一亮。商业写字楼采用简洁的玻璃幕墙外立面布置,暗合了结构外露的想法,且颇有新意的采用了切角的处理手法。作为五角场的中心位置,在每个正对道路的地方都展示建筑物的切角,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体现是建筑物的正面。主题百货的立面利用简单折线来处理,内街的骑楼很实用,防雨遮晒效果也还不错。类似的布置在三里屯village项目上更是把玻璃幕墙用到了极致,简洁的矩形玻璃格子形成明亮和缤纷的色彩搭配。也得益于开发商的强势,各家商铺的外立面布置风格统一,整体效果上增色不少。项目本身体量极大,五个商业裙房之间也各有自己的内部动线,不同的单体之间用道路联系。文字宣传企划里称之为浓缩的城市,更多的是关注建筑群的社区肌理组成,视之为小尺度的城市社区,也是很贴切的。

出于商业宣传和吸引人流的考虑,醒目的的外观风格、巧妙的主题设计、舒适的立面处理的确必不可少。但是,张扬的设计并不适合商业项目,或是一味追求奢华、新潮,无形间也阻挡了另一部分潜在的消费群体。墙体大广告牌的植入如果没有整体的把握,往往容易打破立面设计的风格,拼盘式的无序和混乱,反而减弱了建筑本身的影响力。发展成熟的商业街往往由强势的统一设计介入,单个店铺本身的话语前并不多。这样少即是多,简洁统一在无形中提升了商业价值和档次。国内的商业开发商往往很容易忽略统一风格对区域氛围的影响,尤其体现在老商业区的改造上。

很多商业用地的发展和形成是顺其自然的。城市交通中心的人流量聚集,自然就成了寸土寸金的商业CBD。殊不知将交通枢纽和商业金融放在一块,在规划上绝对是一种倒退。陆家嘴混乱的交通和人流组织正是这样的例子,同样的毛病还在蔓延:徐家汇、不夜城、人民广场、还有新近的五角场……区域的交通枢纽是否适合作为潜在的商业发展,笔者是存有疑虑的。闸北不夜城不温不火的例子在先,仅仅依靠车站机场的人流,纯粹商业购物消费很难真正发展起来。同时城市火车站周围向来鱼龙混杂,治安卫生均不讨好。唯一的例外恐怕是上海南站,周围没有设施亦没有商业,也没有了滋润混乱生长的条件,来往人流均为旅客,到站了直接分流。在建的虹桥枢纽也规划了相当成份的商业设施,作为机场的必要补充自然是很好,但喧宾夺主的规划成商业中心区,还是不讨巧。

话说回来,建筑本身承载的功能还是社会化的,如何面对商业利益的诉求,对城市,对建筑之间的制约,这才是建筑师需要做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满足了造血盈利的基本功效之外,真正融入城市和社区的生活,才是商业建筑的归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