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抑或是演绎

posted in 设计

重现,抑或是演绎

外白渡桥的大修,一时间也应该算是本埠的一件大事,各家平面媒体争相报道拖走、大修、复位等工程关键节点,不仅为市井间百姓增添了一分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成为近年来媒体生活中关于历史建筑保护的又一次公共事件。恐怕生活在周围的居民都只记得它是连接苏州河两岸一个普通的交通要道,百年的城市地标逐渐习惯了被熟视无睹。大修难得能在常规日常生活之外,引发人们发掘过往的历史,重新将市民纳入到周遭的社区生活、城市关系中。铺开桥本身与市民生活,甚至是与城市关联的历史,结合到整个外滩的修缮规划,更诠释出不一样的意味。关于修桥还有个小插曲,07年底外白渡桥的原设计方英国公司还来信“桥梁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现在已到期,请对该桥注意维修”云云,对比川中那些震后的废墟,其敬业执着的程度着实令人汗颜。

修缮一新的外白渡桥重新开放后,配合各色的彩灯照明,夜色下呈现出姹紫嫣红,还真谋杀了不少菲林。年久失修的桥到了年限,大修是水到渠成的,非但要具有更强的承载力,外观上也要整葺如新。从物质的意义上,这是一座新桥,更是一座百年前的新桥。但这种再生抹去了百年的变迁,直接跳回了初生的形态。但这个时间点是我们所认可的历史吗,是否只是把“修旧如旧”停在嘴上说说,而忽略了建筑的历史本身?还原它百年前的形态,是否就是保护历史本来的面目?如若追溯历史,苏州河上第一座桥乃是“威尔斯桥”,而“白渡”之意原本为上海居民愤起抗争英国人修桥设卡纯粹为牟私利,由租界工部局造了木质浮桥并且让华人免费过桥,百姓则直呼为“外摆渡桥”。约定俗成沿袭下来,历史走到今天,这其中的涵括的早已经不止是一座桥的名字,上海的开埠与发展,华人的抗争与勤劳,面对这恢复为新的桥,历史的沧桑何处说来。

当我沿外滩而过苏州河,更增加了我内心的疑惑。对摄影师而言,穿过锈迹斑斑的钢梁间隔,远眺见江对岸的现代高楼,画幅里对比出的厚重历史,曾经忠实地定格了一段城市变迁的瞬间。而如今夜幕降临下桥上点缀的张扬妩媚的霓虹,却将钢桥铺上了一层滑稽的色彩,似比新建一座桥梁更轻佻。陈迹与积淀难以再现,历史反而成了与现代争宠的跳梁小丑。

更难过的是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奥运伊始北京前门大街开张,更是给我以戏剧化的景观。即便回到明国年间,老照片里前门也难像今日这般光鲜。历史的痕迹似乎被擦得干干净净,也许我们需要纪念的只是这座房子的存在,它因何而立且是如何而立。那些屋里屋外发生过的人和事,其后的历史演变与这新宅似无关联,一如油漆味还未褪去的红墙绿瓦,历史于是退化为简简单单的房屋建造史。

前些年舆论争论的是拆迁与保护的关系,如今看来这些幸免下来的建筑是否真正得到了妥善的保护,历史是否还原了它本来的面貌,仍是可疑。离苏州河不远的1933老场坊改造,由亚洲最大的“远东屠宰场”摇身一变,贴上了法国的标签,成为时尚聚集的“创意园区”。或许同样奇怪的事情我们每天遇见的太多已经习惯见惯不怪了,透明电梯和新粉立面加诸之上,建筑的保护并不意味着束之高阁,但也不代表完全颠覆其用途和性格。

再往前走,眼下的外滩正是个大工地,伴随着外滩公园的改造,围栏四立,站在这里让人产生一种疏离感。马路边是Bund18那个低调的招牌和昂贵品牌的橱窗,内里的奢华怕是寻常百姓难能一见。新天地的名噪一时似是带了个坏头,建筑的修缮与重规划倒是成了潮流,凡属改造均可以往休闲商业、创意产业上靠,历史本身只是次要的吸引消费的眼球。昔日严重拥堵的“亚洲第一弯”,十年不到又已拆除,一时也是上海的一件公共大事。高架匝道以其丑陋无比的外表绑架了外滩的风光,附带了成就了一处观光的绝佳角度和堵车胜地。决策者背负巨大的勇气率先大规模否定既定规划,修复城市的肌理,只是这数十亿的学费未免太贵了。如今已是空空荡荡,施工机械林立,是否改变和重建才是这个年代的主题?十年不到已是如此,百年的东西何以流传。

城市的发展虽然是自觉的过程,但失当的决策同样可以改变局部城市的命运。尽管十年后可以修正之前的规划,不该建的可以拆除,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对自己的城市指手画脚,稍有不如意便可涂涂改改,但人们生活里的环境、记忆中的场所乃至大的尺度上的空间都已改变。也许对于我们来言,拆去了的高架不过让我们回到了十年前重做这张规划图,但同样抹杀了一代人关于“亚一弯”的记忆。而对后人而言,他们到来时城市已是目前的样子,他们关于城市的认识和生活的方式却是从这“拆除”开始的,他们如何传承这似乎凭空消失了的十年空白。延安路仍是十年前的一马平川,可这一建一拆之间的轮回,继承的不只是表象上的城市道路这般简单。

如若我们怀着与“亚一弯”告别时的惋惜心情来看待今日的外白渡桥,是否应该正视历史本身的严肃性。当历史以一个满目苍痍的垂垂老者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时,我们却急迫地将他打回出生时的模样,然后引以为豪的只是那张出身证明?抑或还是应该还其儒雅的本色,让岁月的掌故和经历娓娓道来。我们沾沾自喜地还外白渡桥百年前的本来面目,却没发现它百年来的经历和岁月的痕迹,早已消逝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