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的政治生态

posted in 杂谈

足球的政治生态

正如之前预计的一样,奥林匹克球场一场精彩的冠军联赛决赛之后,半决赛的裁判风波很快被人遗忘了,决赛才是舆论的中心。奥林匹克球场的夜幕降临之时,英国人也不把口水浪费在阴谋论的腔调上了。欧足联和普拉蒂尼的会心一笑,几周前的公关危机消弭无形。从足球的范畴来说,曼联和巴萨,两只代表欧洲大陆最为成功的球队上演的激情大剧,这无疑是是“艺术足球”的胜利。但这更是一场丑闻的既得利益者得到的“胜利”,因而难免让本应该更堂皇的胜负多了几许灰暗的意味。

不妨说回半决赛的进程,倒是很难让人联想到当时的裁判是如此的一位天才导演。即便欧足联授意黑掉切尔西,亦大可不必这样靠一漏五个点球来捣鬼,亦不用为巴萨设计一条如此可歌可泣的先红牌后绝杀的翻盘路线。至于赛后球员、教练毫无英国的绅士风度的国骂,倒是可以解释为戏剧性绝杀的暂时失态。细数淘汰赛一路的历程,内中也有诸多值得玩味之处,自然不难体会到艺术的抽签安排和赛程操控。历来的政权和官场都讲究制衡之术,由抽签的结果来看,意甲球队悉数对上了英超豪门,反是西甲的队伍颇多捏上了软柿子。当一方独大时,三方博弈的平衡态即为两个弱者联合限制强者,不难体会出利用意甲扶持西甲打压英超的醉翁之意来。一方面意甲在电话门之后元气大伤,已然是扶不起的阿斗,另一方面英超球队一夜暴富,手握大把资金的英伦大鳄立马搅乱了欧洲市场。从纯粹竞技的角度出发,欧冠的影响力在于构筑包含欧洲大陆最强的俱乐部的联赛,豪门之间的相遇并不会削弱比赛的精彩成分和欧冠的品牌效应。只要球赛够精彩,不用担心票房的流失;相反,利用看不见的手片面维持均势,将最好的球队屏蔽于决赛之外,这才是砸自己的招牌。

当这两只球队踏上决赛的草皮之时,欧足联已然是成功者的姿态。这不光是顶尖球星和顶级俱乐部的展示,同时也是两种不同文化和不同经营模式的反映,也就是欧洲国家社会主义和英美自由市场理念之间的争夺。英国是自由资本主义的鼻祖,也是新公共管理运动的始祖。政府和足总扮演的“守夜人”的角色,其超级联赛高度的自治制度是政府机构的存在与强烈的地方意识相互妥协的结果,却成为现今英国足球产业繁荣的支柱。自由则意味着外来资本只需要克服势力较弱的政府壁垒和少量的公关费用,即可与本土资本实现平等竞争。大量海外资本的涌入,带来先进的商业运作模式和开发经营理念,经济层面上的强势直接支撑了俱乐部在足球层面上的提高和对欧洲大陆原有格局的冲击。

反观欧洲大陆,即便是在电话门之后数年,意甲仍然深受其北部曾经一度繁荣的契约传统的公民精神和南部根深蒂固的诺曼封建制度形成的庇护与依附的关系的影响。政治上的右翼和中左翼的斗争和轮转直接反应到足球本身。豪门的重创须使意甲在短期内忍受“休克疗法”所带来的痛苦,庇护制剥削下饱受压迫的二流球队根本无法与其他顶级联赛的豪强抗衡,欧洲范围内的比赛也逐渐失势。而西班牙俱乐部因其会员制度和非盈利机构的背景,俱乐部的选举和更迭并不是纯粹的市场行为,并正式因为这非盈利的性质使其必须依靠政府的扶持和政策来营生,颇有些社会主义的风味。政府足球的色彩和地方民族的角力,加泰罗尼亚人和巴斯克人与马德里的种族冲突,将地方分离主义与俱乐部的认同绑在一起,足球层面的竞技背上了地区认同和民族独立的包袱。

但欧洲足坛的政治生态,并没有随着英超经济的崛起而有所转变,除了传统豪门外,其他新晋的金元球队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发言权,无力对抗意甲西甲豪门球会在欧洲足坛的历史影响力。英超的金元大棒,本身就充斥着社会精英的自恋和傲慢,其暴发户的转会手笔早已引发大陆球会的口诛笔伐。每年冠军杯切尔西都遇上巴萨,恐怕也不仅是宿命那样简单。英国绅士们两百年后也感同身受地经历了“傲慢与偏见”,英超的金钱富豪在与大陆的传统贵族的对抗中,最终暴露其草根的本性,成为足球政治的牺牲品。

欧足联屡屡出阴招折损英超,究其实质,还是欧洲足球旧秩序对强势英超的排斥,既得利益者容不得失去自己在欧冠大蛋糕中的份额。联系到07年普拉蒂尼上台,其竞选口号就是“把足球还给真正喜欢它的人”,其中一条还就是远离政治。可惜足球再次见证了法国人的虚伪,打着理想浪漫的公正平等口号蛊惑欧洲小国以骗取他们的选票,而德国人“站错队”的表现也让如今德国球队在冠军联赛中的销声匿迹,有了一些秋后算账的意味。而拥有全球成熟商业模式的冠军联赛,其资源也会向中小落后国家倾斜。同时进行的联盟杯改革,其初衷也是让中小球会更多的参与到欧洲的赛事并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

中国人喜欢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国足水平不行,但足协的政治觉悟是一把刷子,一次亚足联改选最后也没有弄清中国人到底把票投给了谁。足球本身的存在就是建立在政治基础上的。现代足球的起源,正是英国码头工人对皇室的板球运动竖起的中指和反抗。这样一个平民阶级的产物,怎么可能让其从政治中剥离呢。目光转到大洋另一侧的NBA,被炒作到几乎泛滥的23VS24对决,虽然已经成为泡影, 但也不能忽视了裁判们与NBA官方“同心同德”的为新捧出的球星的上位不遗余力表演的劳苦功高。同样可以预期的是,一个系列吸引眼球的总决赛过后,也不会有人记得之前的裁判纷争。欧冠和NBA,也许有最好的足球与篮球,但更有最好的造钱机器和政治工具。

1966年世界杯决赛英格兰的进球是否越过门线同样是个悬案,做出不利西德队判罚的前苏联边裁布伊拉莫夫后来如何回答那个球疑问的?一句话,“斯大林格勒”。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